真武战神 - 杨戬述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
“大圣,我来赴宴了!”

我是杨戬,奉的是三清符诏,道称英烈昭惠清源妙道显仁敷泽兴济二郎显圣真君。

不过我更喜欢别人叫我二郎。就像那抹梨花般的雪白,不带丝毫瑕疵。

我基本没有朋友,除了一条狗还有六只妖。大家都说我心高不认天家眷,性傲归神住灌江。赤城昭惠英灵圣,显化无边号二郎。

我见过天蓬因一个赌约委身猪刚鬣,见过卷帘化作流沙河妖只因碎了一只微不足道的琉璃盏,见过大圣踏凌霄碎兜率却被出家人一句妄言而压了五百年……所有的,所有的,我都只是默默看着,站在天宫的最远处,啸天在吠个不停,我却只是静静地看着。

因为玉帝说:待万事皆休,汝妹可释也。

千古传诵?真武战神?惠英圣灵?我只想再看见那一抹梨花白。
只是想不到,生前的我助周讨纣,而成仙的我却助纣为虐。

眼前的花果山还是那么的秀丽如画,山之巅盘坐着一只猴子,麻布鞋,虎皮裙。不再骄跋,留下的只是无尽的荒凉。我坐在他旁边,“大圣,我如约前来了。”他回了回头,“嗯,五百年前的约定,真君还记得啊。”他挥一挥手,地上多了一壶酒,仨酒樽。

“当年斗经三百回,难分难舍,约定万事皆休后痛饮于花果山。二郎不敢忘!”我拿起酒樽,一喝而尽。行者苦笑一声,也拿起酒樽一喝而尽。

“明日即将于大雷音寺册封成佛,好不逍遥。大圣又为何郁郁不得欢?”我为他把酒满上,而另外一个酒樽却怎么也倒不满。他回过身看着我,“真君,这花果山,美吗?”如火的赤瞳流转不息,我惊诧地想起来,定睛一看,哪还有山明水秀的景致,只有一片焦土,以及永不止的烈焰。原来早在五百年前的那一大战,花果山就被已成太乙真人傀儡的哪吒一把三味真火燃烧殆尽,加上佛祖以佛法禁锢,寸草不生。什么桃树绿林,猴子猴孙,早就付之一炬。

行者拿起那另外的酒樽,把上面的酒洒在地上,金光一闪,如意金箍棒已在手中,“我要这铁棒有何用?我要那成佛有何用?我要那天地有何用?不得快乐,不得骄狂,不得知己。不如一棒叫它烟消云散!”他转过身继续看着那片焦土,不再说话。我也跌坐在旁,四周烈焰不休,我却感到冷冽刺骨。

谁能想到,成佛之路居然要毁故乡,刃兄弟,苦行十万八千里之路,步步不得志。功成名就者成仙成佛,花果山哀嚎的冤魂何处申冤?

回到灌江口也是深夜,心中一直压抑着,也沸腾着,因为明日大圣成佛之时,便是玉帝兑换承诺的时候,也因为临走前大圣说了一句:

明日之宴,真君赴吗?

凌霄宝殿依旧宝光笼罩,瑞兽、流云、神音环绕不息。我一步一步踏在那台阶上,犹如负重千钧一般,我必须慎重,因为我要见这座凌霄殿上的主人,去谈那五百年前的约定。

“玉帝,如今行者成佛,万籁皆寂,汝可否兑换当初之诺言?”我试着更恭敬地跪在白玉地上,众神的目光都在我身上,仿佛下一秒我就会被玉帝来个五雷轰顶。

“诺言?吾何曾许下诺言?难不成真君在灌江口当个小神当腻了,想回天宫讨个大将军做做?哈哈哈哈”玉帝轻声说着,摇动这酒杯。众神亦破口大笑,尤其那李靖,都笑得快托不稳塔了。

我跪在本应温润的白玉地上,却冷汗不止。“五百年前,玉帝您曾许诺待行者成佛,万事皆休时,吾妹可释也。莫非玉帝想食言?”

“大胆!”李靖怒目一指,“敢忤逆玉帝,杨戬你该当何罪!”

“踏着儿子的尸骨上位,抛糟糠之妻,朝三暮四,你这个托塔的小人安敢在此饶舌?”我侧目怒视着李靖,惊得他连退三步。

“杨戬!当年汝妹杨蝉竟敢效仿瑶姬,私通凡人,留恋凡间。本应处以天庭极邢,本王念在真君功德无量,以好生之德囚禁于华山之下好好反省,岂有释放之理!况且……”玉帝品了品口中的酒,舔着嘴唇说“以三圣母微弱的法力,估计早已被华山所炼化了吧。哈哈哈哈哈哈”玉帝笑得直跺脚,连酒樽中的酒撒了都毫不在意。

冷!

我此生真正觉得冷的时候只有三次,力劈桃山救母,却被十日晒化;妹妹被玉帝压在华山时递给我仍温热的手帕;身处花果山的熊熊烈焰中看着大圣的背影。

这次是第四次!

我站了起来,一寸一寸挺直脊梁,向前!

一步,“陷害卷帘,贬其进流沙河受尽屈辱,我无言。”

两步,“污蔑天蓬,故意将其投进畜生道时,我漠然。”

三步,“戏弄大圣,让他被困五指山五百年,我低头。”

哗啦一声,酒杯摔得一地碎片,众神惊诧,玉帝慌乱。

“妄作男子汉五百載却换来一句岂有释放之理?一句早已被华山所炼化?”我直视玉帝,“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!”

玉帝大怒,“你!”

“糟啦!天要塌了!”一位天兵跌跌撞撞地闯进凌霄殿,“报告玉皇大帝,孙悟空在册封大典上突然奏起金箍棒,说要为花果山四万四千八百猴子猴孙冤魂申冤,为平天大圣牛魔王,覆海大圣蛟魔王,移山大圣狮驼王,驱神大圣野象王,浑天大圣鹏魔王,通天大圣弥猴王诸位兄弟报仇!一棒打破了天穹!大雷音寺,如来佛祖,燃灯古佛,观世音菩萨等等都被一棒拍飞,现在他和沙和尚,猪八戒正向这里赶来!”

我仿佛听到到极远处的西方传来的哭声,爆炸声,我仿佛见到大圣肆意大笑地棒打诸佛,天蓬顶着狰狞的猪头将观音的莲花座打得稀巴烂,卷帘化身千丈巨人见神杀神,金蝉怒骂着泼猴,却面带笑容。

佛光再盛也晕染血色,宝相再严也狼狈不堪。

我大笑着,
随手一招,开山斧,两刃枪,银弹金弓,升天帽,蹬云履,淡黄袍,缚妖锁,斩魔剑,八宝俱全;
低声一喝,哮天犬,梅山六妖,千二百神兵,立于身后。

我感受到他们如山如海般的战意正在靠近,那句“玉帝老儿,快给老孙滚出来!”在耳边回荡,真是他妈的畅快啊!

我枪指玉帝,神通尽显,我大笑着!

“大圣,二郎真君来赴你诛佛灭神之宴!”

九天之上,任我游。

做一只飞鸟,不好吗?

我脑海中突然响起这一句话,我嘴角上翘,眼神却愈加凌厉。

“康,张,姚,李,郭,直,听命!给我把凌霄殿,翻个底朝天!”

“你敢?!”太上老君白须怒张,手中拂尘挥洒而下,隐约可见一个鼎状光团从天而降,顿时漫起九重烈焰,八十一道热浪袭卷而来。

突然,“嗡!”一道金光呼啸而来,似横跨三千世界,又似拈花一叶之间,喧嚣凌霄之尘上!

顶天立地,如意金箍棒!

“俺老孙从来没有敢不敢,只有想不想!”行者一步一步靠近,太上老君却一步一步退却。脱困的梅山六妖见状齐声道:“大哥!吾等终于重聚啦!”

大圣摆了摆手,“待俺拔了这老头的胡须,再与诸位兄弟痛饮!”

身法骤闪,风雨飘摇。

既然大圣已至,我已没有任何顾虑了。三尖两刃枪一卷一送,直指玉帝!

母亲,不孝儿子为您报仇!

妹妹,窝囊哥哥替你申冤!

力破千钧为谁怒,血泪百载为谁流!

叮,只觉一阵怪力从枪尖传来,五脏六腑一阵翻腾,我惊讶地抬头看。

“杨戬啊杨戬,汝乃朕的侄子啊!这杀招还真下得了手啊!”玉帝一剑便震退了我,“不过,想取朕首级,汝,何德何能!”玉帝拂袖一挥,“哪吒何在!替朕,杀了他!”

一少年一瞬而至,左执乾坤圈,右持火尖枪,臂绕混天绫,脚踏风火轮。

威灵显赫,三坛海会大神!哪吒!

我看着目光呆然的他,心中一阵酸楚。

哪吒啊!

当年李靖这个跳梁小丑,贪生怕死。只顾自身狗命,逼得哪吒剔骨还父,削肉还母,仅存一丝精魄还要再三折磨,使得他成为一具神识不全的傀儡。

“杨大哥!我也好想像你一样,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!”

“杨大哥!你说我真的是灾星吗?为什么我爹这么不喜欢我!”

“杨大哥!祸是我闯下的,我自己承担!我的母亲,拜托你了!”

“杨大哥!别哭!生死有命,该还的,我还了!我哪吒天生天养,无怨无悔!”

“杨大哥!多想与你再一次把酒言欢……”

我闭眼,再睁开,已是热泪盈眶。好兄弟,你的委屈你的痛苦,杨大哥一一替你担着!

要战,便战!

枪尖相触,万法寂灭。交错间,杀机尽显。

醒醒啊!哪吒!我叫你醒醒啊!!!!你不是天生天养吗?还有那点神识岂容贼人操纵!

我抚枪不息,两行清泪不止。

转火尖,赴两刃,此恨绵绵无绝期!

你他妈给杨大哥醒醒啊!

在旁冷眼相待的玉帝,突然冷笑一声,“如来,是时候了!”

如来?!遭了!我躲过一枪,冲向大圣。

只见一只大手从天而落,手心之上是佛光如渊,手心之下却是阿鼻地狱!

凌霄殿,碎;虚明堂,毁;无极宫,散。

万物皆为尘埃的巨手之下,仍支撑着两豆光芒。

“哈哈哈哈,那一棒确实不好受啊!”如来依旧宝相庄严,背后华光隐隐,是阿弥陀佛,药师琉璃光佛。“可是三千世界无穷无尽,你打我一棒,我便灭一世界取其灵蕴!你又奈我何啊!孙悟空!”

巨手再压,却是压得我们动弹不得。玉帝执剑而来,“杨戬啊,大圣啊,你们不是说要毁天灭地吗?你们倒是毁啊,倒是灭啊!哪吒,给朕取二人首级于太上老君炼丹去!”

大圣与我面面相惧,佛家传颂的修来世,原来为了这一世供灵蕴?说人心多恶,那佛心呢!

大师兄,我们来帮你!卷帘和天蓬远处赶来。梅山六妖也纷纷冲向我方,只是佛光如渊如山,把他们也压得动弹不得。

“天数不可变也,汝等假若安心成仙成佛,岂不快哉?还要什么自由,要什么驰骋天地,搞这些幺蛾子,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?”玉帝竟命人搬来龙椅,安坐之上,“杨戬,孙悟空,不就是一个肉身成圣的人嘛,吃一颗金丹就了不起啦?再说卷帘你啊,你只不过帮我卷帘的家仆而已;天蓬?哈哈哈哈,不好意思,看到你现在这模样我就想笑了!哈哈哈哈,哪吒,还等什么,快去快回啊!别让你老爸丢脸了!”

“玉帝老儿!!!!”我虽然已经动弹不得,但眼睛没有瞎!这就是千古传诵的神仙大佛吗?我第三只眼看到的只是他们背后的森森白骨!

哪吒一步一步靠近,手中的火尖枪却颤抖不已,似举不举的。

李靖大惊,“我的儿子,还能反抗爹的命令?”手中铁塔光芒大盛,哪吒反而颤抖更剧烈,眼睛时而清明时而呆然。

“哈哈哈,哪吒!杨大哥知道你听到我说的话!醒来吧!这五百年的恶梦,醒来吧!”我大笑着,眼泪怎么也止不了。

大圣也轻啐到“这瓜娃儿有点出息啊!”

李靖一脸通红,吐出一口精血催动铁塔,光芒却还是暗淡起来。

哪吒抬起头,呆然不再,清明的双眸热泪两行,“杨大哥,对不起!哪吒带着残躯,来迟了!”

说罢,举起火尖枪,燃尽全身修为奋力朝如来的大手刺去!

强光闪现,尘埃四溢,哪吒也被压在佛光之下,似乎没有什么变化。

不!有变化,大手之下的压力仿佛小了一丁点。

有用的!

梅山六妖见状,纷纷大笑着,“末将明白了!真君,想当年汝大破我等神通,收入您麾下,想起来还有些不服。但这五百年来大小战役数千场,汝之品德,愈加让人佩服,我等早已把您当作再生之父了!这是最后一战,真君,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了!”

我感到一丝不安,“汝等!切勿……”

近乎电光火石之间,梅山六妖将自身修为尽数燃烧,佛光下亮起滔天烈焰,但温暖如春。

“哈哈哈哈哈,晚辈都要此志,我们不能让他们专美于前!”卷帘和天蓬此刻仿佛回到当初天庭时的俊美模样,又似西行路上的布衣行僧,“真君,猴哥,好想念花果山的酒啊!我们,有缘再见!”大圣见状,更加用力想去抵抗佛手,但无可奈何!

卷帘和天蓬也将自身修为尽数燃烧,烈焰直卷佛手。

我明显感受到压力开始变小了,大圣也有所感觉,想用尽全力将佛手举起!

玉帝惊慌了,李靖惭愧了,如来却大怒!

“汝等蝼蚁,胆敢逆天而为!不害怕我灭尽三千世界,生灵涂炭吗?到时候还有谁能阻挡我!”如来佛手再压,试图把那烈焰熄掉。

“还有我啊!”玄奘轻步而来,“人间虽如蝼蚁般渺小,但有情!兄弟之间的铁骨友谊,情侣之间的爱恨缠绵,亲人之间的无私奉献!更不用说落霞,花开,春雨,冬雪之美!这些,恐怕久居西方极乐世界的如来早已忘记了吧!”

如来面色阴晴不定,“金蝉子,你这又何苦?他日我藏纳三千世界之灵蕴,成就六道至尊,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啊!”

玄奘抬起头,“视众生为蝼蚁,至尊又有何用?不得自由,不得放纵,不得安宁!不如一头撞破!好让你烟消云散,好让人间安享自由国度!”再低下头看着大圣与我,“悟空,为师刚才的造型帅吗?哈哈哈哈!与你西行十数年,也就学到点皮毛了!这是为师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!悟空,祝你活得自在!替我跟女儿国国王说一声,你真美啊!”

说罢便一头撞向那如山的佛手!

“师父!”大圣撕心裂肺地大喊!

“大圣!”我顶着头上压力大喊道!

何谓自由!

何谓自由!!

何谓自由!!!

我连问三句,大圣泪水飘荡,也嘶吼道,

九天之上,任我驰骋!

万物之间,皆明我意!

大千世界,我心通达!

“好好好!”我仰头大笑,不顾玉帝和佛祖的诧异,还有大圣的不解。“大圣啊!杨戬苟活五百年,每一天都愧疚不堪。自由已与我无关,我早已被囚禁在自己的牢笼里!我不配当真君!”

大圣借烈焰之力,渐渐把手掌撑起来,“真君,没事的!牢笼再多,俺老孙也一棒给他打碎!待万事皆休,我们再去花果山痛饮三千杯!可好?”

我大笑道,“大圣,抱歉了,杨戬不能陪你痛饮!记得要活得自在!如来老儿,玉帝恶贼,想不到我们这些蝼蚁能走到这一步吧!我来个再厉害的!我们,后会无期!”我不顾大圣的阻挠,再一次把脊梁挺直,亦如当初在凌霄殿上的愤慨不息,又似当年统领周朝十万大军的豪情万丈!

“凡人杨戬,亦有布衣之怒!”

空气凝固了,时间冻结了,本来吵杂不堪的九天之上,寂静了,也碎了。

九天之上,任我游。

做一只飞鸟,不好吗?

怎能忘西游。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